教师风采

【福建日报】不做写字匠的朱以撒

发布时间:2014-12-19浏览次数:91

不做写字匠的朱以撒

 

 

朱以撒: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教授、博士生导师,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

 

他是书法家,书法造诣深厚;他是散文家,散文成就不凡。他在书法与散文之间自由徜徉,习惯于用散文的优美来言说书法的韵味。他,就是朱以撒。

1026日,在省文学院主办的第二十三期“八闽书院名家大讲堂”上,朱以撒与读者分享了书法专业对散文创作的引导,并展出近两三个月内完成的书法作品,读者可以聆听其创作心得,还能直观感受作品的艺术魅力。

把专业上升为精神需求

朱以撒6岁开始练字,大学毕业后他原本想去教授自己喜爱的古典文学,最终却选择了教书法,且一教就是30多年,书法也就成了他的专业。在朱以撒看来,书法使其生活更有情调更有品位,已成为精神上的一种寄托。平日无事时,他每天都要练习写字,每天都会研究怎么把字写好。

自然、平和、雅致,朱以撒的书法作品独树一帜。“专业之间是有特征的,要做到跟别人不一样,就要求对专业的研究程度、研究方向与别人不同。只有将专业上升为精神需要,才有可能把它做好。”朱以撒说,写汉字是有感情的。汉字里有三四千个常用字,他至少对几百个汉字是很有感情的。而他今天所取得的成就,正源于对专业的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

展览的作品中,有一部分是硬笔书法,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人们通常认为硬笔书法的内涵不如毛笔书法丰富,很少把硬笔书法作品当作展览使用。朱以撒认为,这是一种偏见,硬笔书法的历史比毛笔书法更早。比如,甲骨文就是使用硬的细物刻写的。

 “如果将硬笔书法练好,也是非常精彩的。”朱以撒建议,关于硬笔字,人们可以去观察指腕间的运动过程,它是流畅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能在一瞬间表现出来。因此,我们不能轻视硬笔书法。

朱以撒的硬笔字为人称道,是因为他的专业是毛笔,接着贯穿到了硬笔这个方向,所以他的字虽是硬笔写出的,但硬笔之中含有毛笔韵味。

不少人认为,书法家就是单纯写字而已,当代书法家大都如此。朱以撒不甘成为这样的写字匠。

会读书、会写字、会写文章,朱以撒用古代书法家的标准要求自己和自己带的研究生。他认为追求更高的文化素养是成为一个书法家的必经之路。

朱以撒提出,一个专业的书法家,要避免成为写字匠,应从文心、文采、文气的养成上下功夫。

 “书法家若没有文心,对文学是没有感觉的,所以书法作品就变成抄古人的诗词了。更有甚者,一些书法家连诗词的意思都弄不清楚,就随便抄,有的还给抄错了。”朱以撒说,文心需要滋养需要充实,没有文心的人,就缺乏后劲。

朱以撒平时见到好的文字都会抄录下来,他认为文采也十分重要。要有一个仓库来堆积贮存这些文采,然后才能表达,文采是有温度的、有色调的,浓淡轻重,有很多的层次。

书法家很少注意文气的培养,文气堵塞,不再是那种长风万里、秋水长天的通透。“一个有专业水准的人要经常写,打通语言的障碍,像庖丁解牛那样豁然开朗,所以下笔要有文思,气足、通畅。”朱以撒说。

挖掘专业的美学感受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书法与散文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专业,书法专业如何去引导散文创作?朱以撒坦言,他写散文首先是从最熟悉的书法入手的。书法散文里面的观点实际上就是书法专业业已形成的,把它用在散文里面,就变成一篇书法的散文。比如,他的散文《兰亭情结》被好几个刊物转载。“我当时对《兰亭集序》已经很熟悉了,我其实就是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专业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素材。”

朱以撒对散文有自己的理解。“书法专业就写专业的书法论文,而专业是不抒情的,跟散文的感觉相差得太远,只有专业的书法家来看,其他人不爱看。”他认为,这就需要把专业表现散开散化,要达到散文之散,即随意、散漫、即兴。他做了一个比喻,没有打开的花瓣就像论文一样,很紧密。打开了,就是散文,要想办法让花打开来。

朱以撒写过一篇散文《坚硬的冰冷的》,主要描写一千多年前不辞劳苦地在石头山留下痕迹的工匠们,他们给后人留下了很光辉的东西。“我到外面采风时,在山上看到那些刻在石头上的北朝书法作品。时间推移了近一千年,这些作品的石画有些已斑驳,看不清了。而《坚硬的冰冷的》是用感情写出来的,用来表达自己对古代石刻的一种热爱,里面的一些考证未必很准确。但散文就是这样,写你自身的感受。”朱以撒深有体会地说。

 “再抽象、再深奥、再晦涩的专业都可以化开成为一种散文的表达。”朱以撒很喜欢《昆虫记》《植物之美》等散文作品,他认为这些著作以散文的笔法让读者领悟到了昆虫之美、植物之美。“如果不是对昆虫、对植物有专业水准的人,绝对写不出来;如果有专业水准但没有抒情能力的人,同样写不出。”

朱以撒认为,每个人的专业都有它的美学存在,都可以挖掘专业内的美学感受,然后形成专业的散文。

敬畏古人,迷恋古风

有评论家这样评价朱以撒的散文:“从朱以撒的散文中,我们可以领受到丰厚的学养和卓越的联想、独特的想象,以及行云流水的文风。他的散文,就像一道雅致的篱笆,在拥挤、嘈杂的城市中,搭建起了一个空旷而细腻、敏感的精神院落。充实这个院落的,既有古典情怀,也有乡野情怀,还有那绵绵灵动的生命意识。”

朱以撒散文里体现出来的这种特质得益于他对书法专业的孜孜追求。书法艺术是国粹,书法学是国学。投身其中,必然要深入了解中国古典文化,了解古代文人的思想凭依和情感寄托。带着这样的学术背景,带着对古典文化的偏爱,朱以撒不断地思考,怎样使自己的精神能够与古人交融,写出古人作品中的那种精神、气韵、情调、内涵。正因如此,他提出,衡量自己的书法水平,要跟古人比较,他们为什么会做得这么好。

品读朱以撒早期的散文作品,有跌宕跳动之势,现在的散文作品,则是简约、内敛。这种风格上的变化正是来自书法的影响——朱以撒开始习书法时,学的是大气的字帖,上世纪90年代的书法影响了他的散文书写状态。“现在书法创作的表现就不同了,人的审美、手段也在变,现在更喜欢写得古雅一点、平和一点、简单一点,同时不动声色又自然。”

 “一个人的专业如何与文学产生联系,是值得思考和挖掘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散文家,只是看自己怎么挖掘表现,要使一个专业的人喜欢文学、增强文学素养,避免成为专业的工匠,这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的。”朱以撒的话语中充满了期许。(记者树红霞 文/图)

 

 (来源:福建日报   2014-11-04  09)

联系我们
校友会秘书处电话:0591-22867068,22867028
教育基金会秘书处:0591-22867003
邮箱:wlb@fj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