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情怀

难忘的生日

发布时间:2012-10-01浏览次数:105

林其天

 

不记得如何搬着宿舍的方凳坐在操场,不记得那场电影的名称和故事情节,甚至也不记得究竟是哪一年的那一天了......只记得一卷胶片放完在换片的间隔时,突然觉得周边消失了黑暗,一种柔和似水的祥光正把我们笼罩在清新而圣洁的氛围中,恍惚看不见的神力在不经意间把我们这群芸芸众生超渡出尘世人寰,托举在超凡脱俗的另一个境界。抬头望去,呵-----一轮明月已升上中天,正在绽放皎洁的光华!今夜的月亮显得那么大、那么圆、那么亮,今夜的月色那么的温馨和美好,今夜......陶醉在赏月中的我这时才记起,今天正是我的生日,我原本是要回家“过生日”的呀!

我在母校-----座落于长安山麓的福建师范大学求学的年代(78---82年),且不说电视机是稀罕货,就连看电影也还是一种难得享受的文化大餐。因而母校关爱学子,每月总能安排一、两次露天“放电影”。周末时,早早在运动场上挂起银幕;还在几处显眼地方贴出海报,过往的学子们总会眼前一亮,于是,笑声伴随着渴望便迅速弥漫了整座校园。

那一次的周末,已经准备午饭后就回郊外老家的,吃饭时看到了“海报”,饭桌上同学们又兴高采烈地聊着这场电影,居然把我那颗已经放飞家乡的心又悄悄地收拢回来,整个下午和大多伙伴们一样,手捧着书本,眼角却时不时随着身边的日光飘移,心里悄悄地期盼着夜幕早点降临,哪还顾得上惦记“生日”呢?

生日总是要过的,有祖宗传下的习俗,有母亲慈爱的嘱咐,有一份亲情的承载,还有一种自我的感知与祈盼……这会儿,被我轻易遗忘而又偶然捡起的“生日”,又该到哪里去过?还能过得成吗?

电影散场后,缺少夜生活的城市已然进入沉寂的睡乡,我随着人群向宿舍走去,认定今年的“过生日”也只能寄托在睡梦之中了,不过看了一场难得的电影,又赏了一回美好的月色,也算没有遗憾。没想到,路过坡顶的教工食堂时,大门虽然是紧闭的,门缝中却还透出几缕灯光,于是我心里怦然一动,不管不顾地就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阿姨,她上下打量我一眼,便露出满脸惊讶的神色。那时侯,教工食堂是专门供老师们就餐的地方,平日里哪怕敞开大门,学子们也是望而却步的呀!那一刻,我顾不了想这些,只是真切地把她当作希望女神,向她说明缘由,羞怯地向她求助。

“你这个孩子呀!过生日是大事啊,怎么能忘记呢?你妈要是知道了,该心痛的呀!”阿姨边说着边示意我进门。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阿姨却已扎起围裙,让我坐在餐桌前,慈祥地对我说:“就让我替你妈给你过一回吧,我这就给你煮两粒‘太平蛋’,不过这里没有线面呀,要不按北方的风俗给你包一碗饺子怎么样?

我还能说些什么?除了连声道谢,便只有一个劲地点头。

我也想给阿姨打个下手,她却不依,就让我在桌前坐着,她一边忙碌,还一边和我拉家常,问我的家庭、我的学业、我的生活……听来都那么温和、亲切、充满着关怀,彰显着母爱。那一刻,灯光与火光交相辉映,在阿姨身上镶嵌出一层灿烂的光环。于是,她的身影披光带彩,渐渐地在我眼前升华,越来越高大,越来越伟岸......

-----平凡而伟大的母性!

三十多年过去了,因为有了这次“过生日”的情景,对这位阿姨,我始终没有遗忘。虽然我不曾知道她的姓名,不曾知道她的身世,也不曾知道她后来的景况,但她那如月光般慈爱的面容、她那如春风般温馨的话语、她那在我心目中如山岳般伟岸灿烂的形象,时常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演绎在我的梦乡,潜移默化地引导我怎样做事,怎样待人,怎样也为世间献出一点爱......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过生日”早已是世代相传的常规习俗吧?尽管有的是家人小聚,有的是大摆宴席,有的收获几句祝愿,有的接纳满室鲜花......不过,能够让人刻骨铭心、乃至于终生难忘的“过生日”,又有几回呢?

屈指算来,如今我已近“花甲”之年了,几十回的生日,大体也免不了在程序化的模式下一回回打发过去,也不可能有特别值得留恋和夸耀的缘由。不过,我自认为又是幸运着,因为母校,因为母校里的这次难忘的经历!

联系我们
校友会秘书处电话:0591-22867068,22867028
教育基金会秘书处:0591-22867003
邮箱:wlb@fj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