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情怀

千里有梦长安山(邱美煊)

发布时间:2009-06-15浏览次数:1108

        一所大学,想要名声鹊起,要么需要有显赫的家世,好比清华北大,占据着中国高校的榜首,雷打不动;要么需要辉煌的造势,好比浙江大学,合并几个高校之后,如日中天。除了这类“天之骄子”之流,更多大学在一开始就是以一种平凡的姿态存在着,但是绝不平庸。正如人,能承载“天之骄子”之类的声誉的,不过少数而已,更多的是平凡的人,他们坚持着自己的特色,耕耘着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理念。

        这样的学校如果不深入地接触,是无法品出它的底蕴的,就好比我曾经生活过四年的大学。如果不是阴错阳差地填下“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志愿,我想,我错过的不仅仅是美丽而已。

        南方的气候向来容易引起长长的感触,窄仄的巷道、围墙上红色的爬山虎的脚印、墙脚藤椅上晒太阳的老人,都是南方城市里温暖的记忆。这些都是我在学校周围看到的场景,美好如梦。

        至于学校,可以说的似乎更多。我印象最深的是,福建师大整个校园环山而建,山下方圆260多亩地的校区,把一座山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那座山叫作长安山。一所学校如果能依山傍水,已经是万幸了,如果拥有一整座的山,哪怕仅仅只是山丘,就堪称是得天独厚,而师大得到了造物主的恩宠;我也同样受宠,进了这样一所大学,这是我生命里,重要的一笔财富。

        这座山的相貌很是平常,和我在南方所见的山没什么两样,不过,有了山脚下文科楼顶的校名作为注释,整个山头就熠熠生辉。长安山不算高,但是走在上面一步一步都是浪漫情调,一枝一叶都是文采风流。也许这就是以文科见长的高校的好处了。

      “千里有梦长安山。”数不清的师大学子走出校门以后,都对这座山念念不忘。它承载着师大学子的记忆,让我们夜夜梦回。若在百度搜索上输入“长安山”的字样,跳出来六十几页全是故事,大部分是师大的学生留下的墨迹。

        古人有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话似乎就是为了这座山存在的,我一直在猜测,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所有的师大学子在毕业以后对它魂牵梦萦呢?肯定不会是山上没有表情的建筑,也不会是没有立场的小草,更不会是一岁枯荣的鸣蝉……不过,它们没有一样脱得了干系。

        长安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相思树,相思树下是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四通八达的,到达山下的各个地方;在山顶附近有一座亭,名曰“望江”。在亭的二楼可以看见很长一段的闽江水面,此情此景,像极了放大的江南小巷,而我就站在水上的阁楼。宛然间,采砂的轮船竟也是可以和乌篷船媲美的。

        山上树木很多,所以夏天都不热,这时候满山都是读书的同学,当然也不乏恋爱的男女,他们和树上成双成对的鸟儿形影相对,也可以称得上是“不羡鸳鸯不羡仙”了。福州几所高校都有自己标志性的景色,福州大学有相思河,农林大学有情人湖。这两个地方我都拜会过,感觉是不能和长安山相提并论的。不过仅凭着这样的名字,北方的高校也只能自叹不如了,北方的热血青年到这里,不自觉地就心平气和了,闲适的风光会打磨掉一个人的火气,连话语也会带上南方的温婉。

        山下是学生宿舍,靠江那边住的是音乐和美术学院的学生,早晨,总是有一些同学到长安山上练声,歌声和山上的鸟鸣应和,此起彼伏,充满生趣;有一些人则背着淡绿色的画板,在“望江亭”边上的小路写生,正是“山光悦鸟性,空翠湿人衣”的大好意境。偶尔来了几个晨练的老教授,看到这些同学们在用功,就微笑着轻轻地走开。

        山的这一边是17号楼,以前的中文系宿舍,这边的一砖一石都写满了典故,能进中文系的同学,哪个没有三五两墨水?这里整整半个世纪住的都是中文系学子,一人一笔也够我们后辈读上四年了。这些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文化积淀”,它们或者浪漫,或者多情,或者自在,或者恬淡……仿佛走进了一个百花盛开的花园,这些花朵开过了很多年,但是都色味如新。即使是人人喊打的老鼠,带给我们的也不是恶毒的寓意,而是生意盎然的生活。我们总是能用一种宽容的心态容许他们的存在,留点残羹冷炙给它们糊口,然后口诛笔伐,用或庄或谐的笔把老鼠尽情调侃。它和长安山一样,永远都是师大一帧不褪色的风景。

        罗列了这么多,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我这种做法和葛朗台在蜡烛下数自己的银币有什么区别呢?况且,银币可以摸着,看着,甚至听着;可是历史,却是无法清点的,颠来倒去的叙述,总会有遗落的珍珠。那么,我们留住回忆就好了,这些温暖的记忆,将慰藉漫长的人生。

        在大学毕业以后,我想起四年以前自己填志愿的那刻,不知道那时候的决定从哪里来;高考结束的时候,我们不过是一些遗落在山下的种子,等待着花落谁家。其实这也是可以选择的,有广告说:“只选对的,不选贵的。”说得真好,一些看似平凡的东西往往值得我们珍惜——平凡足以让一个人脚踏实地。

        我想起自己在两年前的某一个午后,独自坐在望江亭里看书的情景:

        脚下是古老的石板路,在翠绿的树丛中见首不见尾;耳边是虫吟鸟唱,和山里英语系同学的呢喃混成一块,种种情景像是一首诗;有风吹过的时候,苍翠的树木就哗哗地向一边倒去,但是总有一些小树会忘记风的方向。

        而我,也忘记了自己的方向,在歌一样的风声里流连忘返。

  (邱美煊    龙岩学院人事处)

联系我们
校友会秘书处电话:0591-22867068,22867028
教育基金会秘书处:0591-22867003
邮箱:wlb@fj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