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缘分

发布时间: 2019-01-14 访问次数: 271



凌  希


1979年,我这个原以为无缘再进入校门的普通士兵,考入了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4年寒窗,校系领导和辅导员的谆谆教诲,任课老师传到授业解惑的辛苦身影,同学们“序齿不序爵”的纯洁感情,至今回想起来,仍然伤感不已。

大学毕业,我回到部队,在福州湾边干部文化学校当了一名文化教员,教的是成人速成高中语文。节假日,我会骑着自行车逛街、会亲友或回母校串门。黄敏、林振涛和赖瑞云都是当年中文系1979级留校的同学,因他们年长且乐于助人,我会经常回来看看,找他们聊天。记得我每次回到母校,总看到赖瑞云老大哥在宿舍埋头看书,看到我来了,常常会问需要什么资料,工作上有没有困难。见他桌子上堆满书籍,心思都在学习和备课上,我聊天的兴头全没了。每当寒暄几句起身要走时,瑞云同学总是叮嘱我要多看一些教学方面的书,或给我一些学习资料。瑞云同学刻苦学习,为学生高度负责的精神,是我深受感染。冬去春来,历时两年的干部文化学校代课任务完成后,我很快调离了学校,但与母校同学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

施文是福建师大中文系1979级同学,他毕业后曾在省委组织部组织处、连江县委和莆田市委工作过。非常巧,我在福建省军区组织处、连江和莆田部队工作时,都与他同期在一个城市。施文为人热情,很有才干,工作很有魄力。他任组织处长期间,推出了很多在全国全省有影响的先进党组织和优秀共产党员。我在海防某部工作期间,有一支部队驻守在莆田南日岛。岛上官兵来自祖国的大江南北。军官家属带着孩子在福州下了火车,到岛上探亲,必须坐车坐船走上一天。探亲的家眷来到了莆田石城码头,单是乘船上岛就要花掉一两个小时,如果遇上大风,船不能开,夫妻只能隔海遥望,苦苦等待。有时台风来了,海上风浪肆虐,一闹就是十几天,上岛的船可以开了,但家属的假期已过了一半。部队为让基层军官免受分居之苦,在莆田市建立了随军家属基地,但家属随军后的工作又成了难题。记得那是2001年,时任莆田市组织部长的施文,作风非常深入。一次,他带领组织部的同志,顶着风浪、跨海飞舟到南日乡检查工作,得知随军家属上岛团聚不便、就业困难以及守岛官兵文化生活单调等情况,当即决定,协调各方拿出100万帮助连队解决文体器材;回去后又积极推进部队随军家属就业安置,被官兵们誉为“拥军部长”。施文夫人郭少玲,是中文系1979级同学中一直坚持在中学任教的优秀教师,20世纪90年代我们因在福州铜盘地区上班经常见面。有一天,我为一名基层干部随军家属联系工作,向她打听铜盘中学接收教师的情况。她二话没说,立即就向领导积极推荐,最后这名干部家属顺利安排上岗。这位现已是师级领导的干部当年找到我,表示一定要专程感谢郭少玲。我告诉他:“不必了,他们一家都拥军。”

长乐某部是一支军事训练非常过硬的部队,与母校一直是关系密切的共建单位。20009月,我到该部任职。又荣幸地成为与母校共建的具体联系人。特别让人高兴的是,结识了郑一书和汪文顶两位副校长。郑副校长每次来部队慰问,总是鼓励我努力工作,为母校争光。每当部队理论学习需要请人辅导,他就积极协调学校知名教授前来上课。有一年春节,郑副校长怕部队过节冷清,专门请来师大艺术系的老师到军营作画写对联;了解到部队正在开展科学文化学习,就及时为连队送来电脑和各种学习书籍。汪副校长是中文系1975级的老大哥,性格十分好爽。他到部队慰问,喝酒从不偷懒,只要听说哪个军官的小孩高考没考好,总是千方百计帮助联系学校就读或补习。几年来,母校不遗余力地开展科技拥军、智力拥军,驻地部队也积极帮助母校组织学生军训,双拥之花越开越艳,双方的情谊也越来越深。

2005年,我调到厦门工作后。厦门有不少福建师大毕业的同学,时任厦门市委宣传部部长的洪碧玲大姐,就是与我同系的1977级校友。我过去在学校读书时对她不熟悉,通过在厦门一个班子里共事,从她身上又看到了母校精神。洪部长为人正派,待人真诚,善于助人,非常敬业。厦门连续多次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这与洪部长的工作是分不开的。洪部长非常注意青少年的国防教育,在何厝、植物园和大嶝等多个地点建立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厦门部队很多,官兵子女入学等问题,只要找到他都能迅速得到解决。海上花园鼓浪屿,驻守着闻名全国的英模连队“鼓浪屿好八连”,洪部长对该连关爱有加,每年都要上岛慰问,送书送乐器,还把连队为民做好事的事迹,通过新闻媒体广为宣传。20081月,厦门一举获得“双拥模范城”和“六连冠”殊荣,我们在市委举行的军队联欢会上,深情地唱起了《鼓浪屿之波》。这一刻,我也非常感慨,由衷地为福建师大一位位优秀的校友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

离别了福州,离别了厦门,我来到了江苏徐州,与母校福建师范大学距离虽远了,但母校深深地烙在我心里。到新单位不久,干部部门要我填写个人履历,当填到第一学历时,我工工整整地提笔写上了“福建师范大学”6个大字。我知道,我宝贵的青春岁月的一部分就在这里,我人生中最珍视的许多情谊也在这里。


(凌希  文学院1979级校友,上海警备区政委,少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