苁蓉远志,熟地当归

发布时间: 2016-12-23 访问次数: 360

青青年华,问学长安。

一百零九载,如白驹过隙般,匆匆逝去。

这一百零九年,

承载了多少人的四年、六年、七年、十年?

乃至,一生。

其中,有你的青春吗?




寻觅


今天,想回母校看看旧师大出发,拐进马路对面的小巷子里,一路经过梦园、可园、掩映在郁郁葱葱的大榕树里的老洋房,绕过师大附中,走过长满青苔的沿街老墙,就来到了师大生物系旧址——一个寄托了无数师大生科人青葱回忆的地方。


站在门外等候门卫准许进入的答复时,趁机观察起学校周围的环境,用古朴安详来形容这一块儿地方真是一点都不为过。低矮的旧铁门、坑洼的墙面、刻着古老花纹的一砖一瓦,无不透着历经风雨的沧桑感。


墙面上泥土裸露的缝隙处生出小小花枝,倒是给这胶片感十足的陈旧街景添了几分灵动和清新感,仿佛一位静静等在悠远岁月里的婉约女子,等着我们。

土人参


门口烫金大字依旧耀眼,只不过校牌从福建师范大学生物系变成了福州时代中学;校园内依旧书声依旧,只不过这声音来自更加年轻又稚嫩的身体。



历史回眸


福建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其前身可追溯到福建华南女子文理学院(1908)和福建协和大学(1915)生物系,以及1939年设立的福建省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2005年才更名为福建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并沿用至今。

它的原办学地点就设在离长安山1公里内的仓前山程埔路172号,也就是现在的时代中学所在地。院内名木古树繁多,环境宜人。直到2006年,学院才整体搬离旧址迁至大学城校区。

大半个世纪以前的老照片,现在翻来看依旧亲切。操作显微镜、绘图、配制药品、做实验...这便是一个生物系学生的日常。

昔日生物学实验课上,学生正在专心观察、绘图

生物系同学正在做土农药研究


当今天大家徜徉在许书典大楼,欣赏着令人赞叹的动植物标本时,不知你是否注意,这其中很多都来自于先辈的积淀...

同学们在参观植物标本


相册里的毕业照已经泛黄了好多年,但还是舍不得说出那句再见...

昔日生物系毕业照(夏)


昔日生物系毕业照(冬)


遥想当年,天高任我飞,少年不识愁滋味;若今相聚,纵使时光将你我改变,那时的故事也两天都讲不完。


重遇


一走进校门,层叠而立的奇木异树便把我们带回了那个绿色的世界里。校门进来向左有几级台阶,要走上去,才能看到隐匿于几棵大榕树之中的那排红砖房,它还静静地立在角落里。


院里很多雨棚本来是防雨的,却开了许多洞,刚好供高大的樟树穿洞而过、肆意生长。心想:老树你就安心生长吧,这么多年大家都把你保护得好好的。

走在校园里,孩子们很自然地向我们敬礼:“老师好“。看着一张张稚嫩的脸,感慨当年自己也曾个意气风发的小小少年,可惜时光一去不返,谁也回不去昨天。



植物


师大老生物系这座院子,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绿岛光是有记载的就有100多种,其中还有27棵是国家一、二级保护古树名木。

清朝时,这里曾是德国领事馆。德国禅臣洋行曾收罗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名木在此种植,建起名噪一时的禅臣花园。经过一百多年的风雨洗礼,这里留下了异叶南洋杉王、落羽杉王、大叶南洋杉王、安波那王、金刚纂王等全国称王的古树和奇花异草。令人惋惜的是,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已有6棵“中国树王”相继死掉。

一直仰着头想看清这些老树,就差现场下个腰了...但有些几十米的树,依旧只能看到下半部光秃的树干。可能有些东西,经过岁月的沉淀之后,就自然而然会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吧。

榕抱樟无疑是最惹人注目的一道风景。一榕一樟,两棵参天古树彼此紧紧抱在一起,却也没因为吸收养分而争得你死我活,反而各自生长得都十分旺盛,不得不让人感慨哥俩这么多年风雨同舟的革命友情。

榕抱樟


此行还看到了传说中的树王——南洋杉。常听生科院的老教授在课堂上提起,师大生科院的吉祥物杉杉原型也来自于它。在去年的台风中,这棵棵不幸被吹倒了。现在最大的一棵南洋杉高可达27米,位于池塘边,在今年的台风中也发生了倾斜。

被台风吹倒的南洋杉


晶莹透绿的樟树叶几乎快把整个学校给罩住了,盘曲的树干上也长满了绿绿的蕨类。抬头那一瞬间,有一秒魂穿进宫崎骏动漫的眩晕和错觉,就当是做了个绿色的梦吧。

樟树


新建起的教学楼并不是全部年级都在一起,而是每个年级一栋,分居于学校的各个角落。教学楼前的樟树也有三四层楼那么高。

教学楼


白色的瓷砖墙下放着一排一排的盆栽,看得出来,它们平日里一定受到了师生们的悉心呵护,每一盆都干净整洁又不失生机。从不远处的琴叶珊瑚花丛里望去,它们也依旧很美。


琴叶珊瑚


学生时代的太多记忆和青春都绕不开那一方小小的操场。这片塑胶场地应该是后来为了迎接孩子们的到来而改造的吧,不知道在此之前,这里是用来做什么的。

操场


操场边的凉亭架子上的垂花悬铃花使君子随风摇曳,围墙上的小黄花也在枝头开得正艳。别看都是些不起眼的小花,小小的它们可是点缀了整个校园。

垂花悬铃花

使君子

小黄花


高大的蒲桃树竟也开着小花,若不是被相机捕捉到,怕是要与之错过。乌桕的果也是躲躲藏藏,在一片绿叶中隐藏地极深。

蒲桃

乌桕


草坪上有不知何时落下的木本曼陀罗的花,感慨它的花竟开得如此大像个喇叭的同时也疑惑,它落地时也未免太过悄无声息,与之强大气场完全不符。

木本曼陀罗

校医室侧面墙上的爬山虎斜向上生长着,像是攒足了一股子劲,想要直冲云霄。可惜了被房顶拦腰截断,上天梦碎。

爬山虎


多少年沧桑变化,而这些植物一直扎根生长于此,或许它们才是这方土地真正的主人和见证者吧。多希望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往日的记忆永不被埋藏。



告别


校园里随便一棵树都已经上百年。出于好奇便随便找了一棵上前实验,结果是大概三个人才能勉强手拉手绕树一圈。不远处孩子们在打篮球,不想多大个人还抱着棵树傻傻地站在那,被小孩子笑话,便赶紧闪身离去。


在淅沥沥的小雨中,和这里的一切告别。出校门的时候遇到一位工人叔叔正忙活着给花坛里的竹子翻土,看到这里的一起都被悉心保护着,就感觉很心安。

树木树人,知行合一。庆幸从大学学堂到中学学堂的转变,使这方土地纯粹一如往常。希望再过上十年、二十年,我们还能再回到这里,怀念青春。


这里,有你遗失的青春吗?


(王岗锋 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政治教育系 1997级

来源:福建师范大学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