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油画中国元素的实践者——记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中国美术协会分党组书记、驻副会主席、秘书长 徐里

发布时间: 2016-12-12 访问次数: 80

吴乐天/文

人物简介

徐里, 1961年生于福建省建阳市,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兼任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组委会办公室兼创作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主任、全国美展总评委、评审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徐里作品曾连续入选五年一届的第七、八、九、十、十一届全国美展及《20世纪中国油画展》《第二届中国油画展》《第三届中国油画展精品展》《首届中国油画学会展》等国家级展览并获奖。作品选送参加奥地利、日本、美国等国和香港、台湾地区的展览,并被许多海内外收藏机构、收藏家收藏。

出版有《徐里油画选》《徐里西域之旅》《中国油画50家——徐里油画作品集》《大美无言——徐里油画作品集》《中国山水——徐里油画作品集》等。2007年入选中国油画50家;2011年入选“艺术之巅”——中国油画2010年度十大人物;2012年被授予乌克兰大使奖;2013年被美国国家艺术委员会授予杰出艺术成就奖;2015年被俄罗斯艺术科学院授予荣誉院士称号……


作为外来艺术品种的油画,如何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油画艺术作品,一直是中国当代艺术家思考与创作的中心问题。徐里就是这样一位成功的探索者和践行者。作为当代油画艺术家,他敏锐地运用了本土的文化资源,从中建立鲜明的个人艺术特色,取得了极大的艺术成就。

三十多年来,无论是“西藏”系列、“吉祥雪域”系列、“古丝绸之路”系列,还是“中国山水”系列,徐里始终在探寻中国油画的中国元素和东方艺术神韵。在他的作品中,传统绘画所张扬的视觉冲击力被融为一炉,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和理性与感性的统一,独有的鲜明的艺术语言形成了境界高远、色彩辉煌壮丽,画面深沉优雅的艺术风格,让人惊叹不已。

▲ 雪后 2007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3000px×1500px

天资聪颖博览古今充实理论修养

徐里,出生在建阳市麻沙镇的一个普通家庭,建阳是养育徐里成长的第一故乡,也是史学家朱熹、法学家宋慈、诗人柳咏的故乡。这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氛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徐里,让他从小就显露出对绘画的爱好,成天笔不离手,在众多的同龄人中,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

1977年,著名画家林以友先生到麻沙镇写生,林以友先生见徐里天资聪颖,对美术有较高的资赋,便带他到野外写生。林以友先生潇洒的现场作画令徐里如痴如醉,从此在他心里萌发了一个理想:“一定要成为一个画家。”

在父母的鼓励之下,徐里从此刻苦自学,拜师访友,并在老师王良志的指导下开始正规入门学画,并刻苦打下坚实的绘画基础。

1981年,徐里考入了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长安山下浓厚的艺术氛围开阔了徐里最初的艺术视野,他深知绘画需要深厚的文化素养和生活蒙养。为此,他习画绝不局限于美术范畴,而是广泛涉猎,勤勉好学,常常手不释卷,博览古今美学、史记、哲学、文学,进一步充实了自己的理论修养。

徐里资质聪颖,尤可贵在勤学好问。他舍得费巨款去采购图书,并且耐得着性子沉潜其间,深究其脉络肌理之微妙,每有所得就随手做笔记感想,日积月累,储存了相当丰厚的书画之技和文人修养。他还曾壮行万里,饱游饫看,文心追寻,状物写生,澄怀内修。长安山下,徐里迈开了艺术的脚步。

1985年毕业后,徐里被分配到厦门集美大学教育学院美术系任教。传道授业之间更知学无止境、艺无止境。在教学之余,他虚心向前辈和同辈的美术家求教,转益多师,充分吸取有益养分。这些丰富的生活历练不仅让他的视野开阔,宽厚为人,并且深刻地影响到他的创作,使他的画格往往予人一种以目入心,以手出心的天趣宛然之妙。

▲ 内蒙风光 2012年 3000px×2250px

三探藏区创作雪域生活系列题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术新潮处于酝酿期与暴发期,从乡土写实到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流派席卷而掀起了各类观念更新。新潮美术运动所经历的种种艺术变革,都深深地触动了徐里对于油画艺术的思考。

1987年,像当时许多青年画家不断奔赴青藏高原、远行西域丝路一样,徐里开始背负行囊和画夹,先后奔赴川藏、滇藏、甘藏、青藏、西藏、凉山等地,自驾穿越新疆的南疆北疆、巴音布鲁克和帕米尔高原,他试图通过自己的行旅穿越人迹罕至的大漠荒野、雪域高原、边塞故城和当时还十分闭塞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来体味人类兴衰的历史,来追问人性本原的价值,来提炼人文传俗的精髓,并通过这种最原始的体验与追问来探寻绘画超越叙事性的哲学性与精神性的表达。

数度藏区之旅、凉山之行和穿越天山南北,让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画出了成名作“吉祥雪域”系列。其系列多达30余幅,这些画作并不像当时流行的描绘雪域藏民生活情景的写实油画,而是将藏女日常生活中的祈祷、转经、负水、放牧等形象提炼为画面的主体,并通过与被符号化了的寺院、圣像、图腾、玛尼堆经文的组合,来喻指那些辛劳而欢愉、肃穆而神圣的雪域生活。

在画面形式上,徐里借用了唐卡、藏传佛教壁画等艺术语言,一方面将这些写实形象进行平面化和装饰性的拼组与堆叠,另一方面则是以红色与黑色为基色,适度穿插灰蓝、灰白、土黄和深绿,使画面既简约沉着也古拙朴实。他并不是刻板地将这些形象进行平面化的压缩或几何性的构成,而是始终注重色彩的叠压错置,笔触的松动随意为画面增添了无穷的绘画意趣。

“吉祥雪域”系列组画,是徐里具象写实却富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一组现代性油画探索,这些素描多姿多彩,为他后来的创作埋下了伏笔。其中,获得“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的《天长地久》、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的《存活》、获“首届中国油画精品大赛”鼓励奖的《拉萨风情》、入选“第二届中国油画展”的《冬月》等奠定徐里在新时期中国美术界影响的油画,均来自“吉祥雪域”系列或变体。徐里从创作的艰辛中获得了丰收的甘美,更重要的是他在诚恳与实实在在地接近现实的本质之时,接近了艺术的本原。

▲ 梦里家山系列 4000px×1250px

回归传统师油画技法写山水意境

如果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徐里追随现代主义艺术探寻他对于青藏高原、西域丝路、凉山原乡的精神诉求,那么,新世纪以来,随着他对民族文化的深刻体悟并逐步将油画的现代性探寻转向本土文化的借用,如何从本质上解决意象观照对象的方法,则是徐里必须用最大气力学习的课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徐里拜中国当代传统书画功力深厚的吴悦石为师,从研习传统书法起笔,再山水、人物和花鸟次第展开,在十余年的时间里,较完整地研习了中国传统画学历程。

他的人物画既非传统笔墨加素描造型的现代写实水墨画,也非长线勾勒的古装白描,而是近取王一亭、齐白石之生辣古拙、强劲霸悍的线条,远取梁楷、陈洪绶简笔大写意与怪诞奇异的造型,每一笔都以重力写出,刚猛而苍劲,尤其是罗汉、弥勒、达摩、钟馗、道士等眼神的捕捉,动态的夸张,发须的意写,既注重神情动态的刻画,也注重笔墨意趣的激扬。而这些人物的表现,也总是把笔墨的写意和人物祝福辟邪的象征性有机地结合于一体。

他的山水既有传统图式的文人笔墨,也有类似于他的《悠远的辉煌》的水墨风景。其山水得白石老人启悟颇多,但作为一个曾经数度青藏、西域行旅的画家,徐里常常用笔墨写出自己对自然山川的感受,依石涛画语。他的“天山雪”系列、“月下雪山静”系列和“永恒的辉煌”等画作,通过纯净清澈的水墨重现了月夜雪色的静谧高远,白雪覆盖的半裸的山峰巨石,提供了画面各种灰度的墨色变化,画面上寥廓的苍穹与云影,也以浅淡的墨色画出,使整个画面都呈现出对于中国水墨玄幽清静的理解与运用。

对于中国传统书画的研习与创作,让徐里从西画学院教育的造型体系里解脱出来,开启了他新世纪以来不断将中国书画元素植入油画的深层变革与探索。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他的油画写生逐步从条件光色的再现转向意象性表现,二是将文人山水画的意象观照与写意笔墨进行油彩的异质同构转换,探求油画文心意写的鲜明中国精神。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书法研究室主任、学者、博士陆明君对于徐里的探索与创新表示了赞赏:“他的油画作品在中西艺术融合中,实现了颇具价值与前瞻性的探索。他的代表性油画,既有西方油画的光、影等深度性表现,又体现出传统水墨写意画的韵味;既有油画的肌理与笔触,又隐约感受到中国书法的点与线的质感与意趣;既承继了西方油画的丰富表现手法,又映射出了民族文化含蓄的诗性境界。其创作体裁丰富多样,技艺精熟、格调高雅,是融合本土文化艺术元素,建立独特艺术风格的成功个例。”

▲ 江南遗梦 2007年 3000px×1500px

探索实践艺术创作重视中国精神

作为一位不断求索,追求完美和崇高的艺术家,徐里有艺术家的激情,哲学家的思想,深谙中国哲学、美学,并以自己执着的精神和丰富的智慧,在艺术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强烈的使命感又让他走上了民族传承性的中西交融的艺术之路。

“艺术创作应该重视中国精神,我们现在有责任、有义务,把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把中国精神通过美术作品彰显出来,把中国文化的软实力传播出去。”徐里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在文艺界获得了广泛而热烈的反响。美术家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有责任、有义务,也要有担当,为弘扬中国精神打造一批优秀美术作品。

徐里认为,提及中国精神,并不代表排斥世界文明,而是与世界各国相互借鉴。“作为东方文化的代表,中华文明的历史源远流长,中国有很好的文化传统,需要我们去传承、发展、弘扬,因此,我们要把中国精神的内涵融入美术创作的过程当中,以此彰显中国文化。”

在徐里看来,中国精神的内涵非常“广、阔、厚、重”,“要弘扬中国精神,就要认真地对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有个很深入、全面地学习、了解和继承。”

另一方面,徐里还强调文艺要随着时代生活创新,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百年来的中西文化交融对传统中国画具有一定程度上的互补促进,丰富发展了中国画的表现形式。但环视当今画坛,仍然缺少真正能代表中国文化、中国审美追求和中华民族特色最核心精神要义的优秀作品。在我看来,当代中国画发展要继承传统,更要不断创新。创新,应该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鲜明的标识。”

多年来,徐里以他的油画和国画分别实践着他的艺术追求。他孜孜研求,反复咀嚼体味,兼容外来民族精神文化,在纯熟,精湛,深厚的技艺基础上,充分吸收传统的认知,使中国传统山水画与西方油画相互融合,技法形式与精神培养和谐统一,更传达出对乡土之爱、人民之爱和社会的和谐,展示了中华儿女品质之美,东方文化之美,世界艺术之美。

(来源:福建日报   2016-11-30   12版  艺术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