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丰碑——人民好干部谷文昌》创作后记

发布时间: 2019-11-01 访问次数: 177

文化和旅游部「中国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研究班」创作系列


《绿色丰碑——人民好干部谷文昌》油画 400×200cm

作者:李豫闽、王裕亮、李旭东(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绿色丰碑——人民好干部谷文昌》是我们参加文化部“中国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研究班”的创作选题。

建国初期,谷文昌在福建东山县担任县委书记,14年间,他造福一方,引领着东山人民与肆虐风沙较量,历尽艰苦,将不毛之地改造成人民安居乐业的绿色家园。谷文昌有着坚定的理想信念、诚挚的为民情怀、勤政的务实作风、敢于担当的锐气以及清正廉洁的品德,他的光辉形象永远留在当地人民的心中,东山岛流传这么一句话:“每逢清明,先拜谷公,再祭祖宗”。2009年,谷文昌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被誉为“东山岛上的愚公”、“绿色的丰碑”等。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号召全党基层干部向谷文昌同志学习。谷文昌的精神和事迹再一次得到广泛关注。

作为福建人和河南老乡,选此题我们再合适不过。




选好主题,我们便驱车直奔东山县、漳州市等地进行考察和采风。我们先后拜访了谷文昌研究学会会长、谷文昌纪念馆负责人等当地研究者,收集到比较丰富的文字、图书和影像资料。在福州的工作室开始集中观看谷文昌的电影和纪录片,并认真研读谷文昌传记、相关文学作品等资料。谷文昌的形象在我们脑中慢慢鲜活起来,更深一步的了解也让我们在情感上被其事迹深深打动。

谷文昌在东山的贡献主要有四个方面:其一:植树造林,带领东山人民成功治理风沙,创建绿色家园;其二:创造性地改变“敌伪家属”为“兵灾家属”的政治定性,解放受害群众,惠施德政,广得民心;其三:有力保障,身先士卒奋战在第一线,组织东山保卫战的支前后勤工作;其四:勤政奉公,廉洁自律,以良好的工作作风和家风影响带动干部群众、家属以及无数后来人。他日记中所写的:“不带私心搞革命,一心一意为人民”正是其内心世界和崇高品格的写照。

我们最后确定以贡献最大的“植树造林,带领东山人民成功治理风沙,变荒岛为绿色家园”为创作的切入点。



2017年12月,许江院长召集全体创研班学员,让大家汇报采风情况,拿出草图方案。凭借第一次采风和先前搜集的创作资料,我们根据以前对历史画的认识,很快就勾勒出第一稿。没想到自我感觉良好的草图被许院长和全山石先生否定了!意见很一致:太老套!没有特点,没有生活!所幸,两位老师对我们提供的素材中有一张谷文昌施肥的形象非常满意,并要求我们以此为形象展开创作新的草图。

这是一张具有代表性的历史照片。谷文昌穿戴着褪色的军装与军帽,四兜中山装样式的衣服上半身略修身,衣服的下摆和裤子皆宽大,脚踏一双纳了白底的黑布鞋,一副建国初期人民干部的典型朴实打扮,他肤色黝黑,左边的臂弯挽着一个箍了铁圈的提把木桶,右手向外扬做施肥的动作。这个具有一定仪式感的形象后来成为我们最主要的参考图像。

回到福州后,我们很快拿出两套素描草稿和若干小方案,一是三联构图,意图全面展现谷文昌植树造林绿化海岛的功绩前世今生。二是独幅横向构图,以谷文昌为中景核心人物展开的热火朝天的植树劳动场面。下旬,第一轮北京审稿通过,反馈意见:采用独幅构图。

独幅构图也得到全老、许江院长等多位老师的肯定,同时认为前景太过空荡,谷文昌本人的动作需要呼应,在地貌的起伏上也可多做考量。我们再一次踏上了深扎和采风的路途,采访了谷文昌之子和其生前交通员、秘书等,并在漳州市芗剧团观看现代戏《谷文昌》的演出,采集了影像与照片。在采风期间巧遇中央电视台正在拍摄电视剧《谷文昌》杀青,剧组留下的地形地貌还原了岛上消失多年的风沙肆虐景象,我们在现场进行写生,也感受到风沙打在脸上的疼痛。

随后我们陆续绘制了七八张不同角度的独幅构图的素描草图和若干色彩方案。但是在多次的内部看稿会和专家点评中,老师们都不甚满意。要么认为“福建闽南的热风特点不够”,要么感觉“人物的顾盼之间缺少呼应”,要么点评“画面太干净”等等。然而,在第二轮的文旅部北京审稿会上,我们的素描稿和色彩稿再次幸运通过。可是,许院长和全老依然对通过的画面不满意,他们希望我们能再突破一下思路。

内心焦灼的我们在2018年的5月和6月份进行了第三轮的下乡采风和棚内素材拍摄,针对前面稿子中海边人物过于“新”、过于“漂亮”,缺少带着生活气息的“粗粝感”、“汗水”和“热气”。大家提议到海边沙滩去感受一下。为增加真实性,裕亮找来几位打渔的亲戚做模特。当他们穿上服装开始劳动,瞬间,一切都鲜活起来了。生活是摄影棚里拍不出来的。这一轮的深扎体验、为后来的色稿顺利通过和最终大画创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2018年4月,第一批送文旅部评审的色彩稿作品通过后。我们决定在上大画布之前,再画一张100cm×200cm尺寸的素描稿。当我们把画好的素描稿拷贝上大画布后,孙老师和何老师觉得人物位置不太理想,需要把主体人物拉高扩大一点。这扩大一点就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人物都得调整。期间,为了使画面关系更加合理,老师和同学群策群力,封治国、金临、孔凡博、曹本健、吕鹏、赵晓东等同学不惜屈身当模特,最终在油画布上又完成一张等大的素描稿。

在我们画素描稿期间,班上学员在两位班主任的指导与带动下,紧锣密鼓展开创作。许多外地同学以教室为家,班上同学大都是各大美术院校的骨干精英,有的已经是很成熟的名家了,他们技法娴熟,推进速度很快。春节前,大部分同学已经铺完画面,有的甚至接近完工。面对只有粗胚的画面,我们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而在这段时间里,刚好本学院统考、校考等事务繁多,三人每一趟赴杭都不容易。每次往返杭州和福州之间,都像打仗一样,三人要么轮番上阵、要么集体战斗。看着班上同学们的画面推进顺利,大家心里都有难免有时会陷入苦闷和焦灼。

春节临近,两位班主任看到我们的苦闷和焦灼,不停地鼓励和帮助我们,还请来在历史画创作上有丰富经验的章仁缘、翁诞宪、杨参军等前辈对画面进行把脉。这是一次关键的指导,意见有三:第一,缩小主体人物的比例,回到小色稿的效果;第二,增加中景内容和沙地的层次,使画面空间透视更加合理;第三,增强沙地的阳光感。在意见一致形成共识后,经过一番大刀阔斧的改动,画面舒服了,战天斗地的劳动热闹感觉也呈现出来了。尽管还是比较粗糙,但画面关系立起来了,我们总算可以回去过一个相对安心的春节。

开春之后,我们赶紧回到画室,又经过几番调整,许院长、全老等老师最后一次进行阅兵式检阅。作品终于得到几位老师的一致认可,同时提出一些小的修改意见。其中,全老提出两个宝贵的建议:谷文昌与其前面相互呼应的人物之间的动作需要做一个小小的改动,同时加强树苗的特征。尽管,至始至终谷文昌的动作始终成为这张创作的焦点和难点,我们也尝试过无数的动态,最终还是选择这个戏剧性的动作,因为画面和情感的需要,我们坚持给历史上这些无名英雄一个亮相的机会。他们平凡而伟大,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

2019年4月23日,我们修改完老师们所提出的所有意见,何老师、孙老师陪我们战斗到最后,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收拾好画具、行李、还有与我们共度时光的茶具,环视空旷的教室,教室一如往矣,只是多了一张大画,多了一份怀念,多了一份不舍。

2019年4月25日,作品装框运往北京,5月通过文旅部的首轮验收,被选送往上海中华艺术宫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



回望两年来,无数个日日夜夜,风里来雨里去,从春天桃花盛开到冬日大雪纷飞,也许行色匆匆,但我们一起走过。每一次上课,每一次点评、每一次箴言、每一次合影都恍若昨日。人的一生有许多重要的过往,我们想国美的这次相遇一定是最值得回味的经历之一。

致敬国美!



李豫闽、王裕亮、李旭东

2019年8月1日


创作草图之一(素描第4稿)


创作草图之二(素描第5稿)


创作草图之三(素描第9稿)


创作草图之四(素描第12稿)


创作草图之五(素描第15稿,终稿)


局部之一


局部之二


局部之三



局部之四



局部之五


创作素描稿工作照



作品在中华艺术宫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