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求索六十载 广博精深乐耕耘 ——记朱鹤键教授

发布时间: 2015-04-23 访问次数: 99

陈松林


“授奖在于激励,我年事已高,无个人求发展的念头,而回报社会之心却日益迫切,这一激励,使我重新思考怎样更有效地回报社会。”这是朱鹤健教授在2009年10月获得中国地理学会授予的“中国地理科学成就奖”时所说的一番话。由此他也成为福建地理科学界获得“中国地理科学成就奖”的第一人。这是一个著作等身、胸怀祖国的学者披肝沥胆的话,他用自己长达59年的科学研究为自己、为地理学的发展作了最好的诠释。

在半个多世纪的科研历程中,朱老立足于中国红壤丘陵区,着眼于理论和科技的创新,以创建交叉体系为目标,以土壤学的微观研究与地理学的宏观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为支撑,从两科交融中,发现学科发展新的空间,推动两学科交叉前沿性应用理论和技术体系的发展,并显示农业研究的地理学范式的特色。正如地理界泰斗陈述彭院士所言:“这些宝贵的经验,来之不易,既要有高屋建瓴的真知灼见,又要有求真务实的实践能力。从中看到一位教育工作者,为探索、构建新的交叉体系所作的努力!他所走过的正是一条符合中国国情,自主创新的道路。”

一、放眼世界,胸怀祖国,开创科研新路。

1973~1974年国家派朱教授往非洲塞拉利昂共和国考察土壤,他利用英国学者提供的美国土壤系统分类图件与调查资料,研究了美国土壤系统分类在红壤的应用,写出塞拉利昂季节性沼泽区土壤调查报告,成为中国实践土壤新分类法的先行者。并以此为基础,朱鹤健教授写出了《世界土壤地理》(55万字,高等教育出版社,1986年),该书被认为是:“中国学者撰写的第一部有关世界土壤地理专著,具有特殊重要意义”。

20世纪80年代,他以武夷山与戴云山土壤垂直分布带对比研究,总结出红土壤区域土壤垂直带谱规律性,否定传统将黄壤带确定为黄棕壤的说法,认定本区红壤未有灰化作用,其土壤自然肥力并不低。这一研究成果被日本学者认为“对于认识日本红壤、黄壤等类土壤的发生学过程是非常有价值的”。他观察到高海拔地区土壤可能出现三水铝石,提出通行以胶体的硅铝率、硅铁铝率作为划分红壤风化壳依据的局限性;还提出游离铁、岩性在鉴别红壤上的意义和多种土壤新分类法,把福建一种砖红壤性红壤划定为变性土,并探明其成因,科学总结出其管理特殊性。这些成果均被《中国土壤系统分类一理论、方法、实践》所引用。

上述红壤研究成果,先后在《Geojournal》、《Pedosphere》、《土壤学报》、《自然资源学报》等刊物上发表,并入选刊于中国土壤学会编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研究近代进展》论文集中。(1986年)他也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参加者),福建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主持奖)。1984年、1985年,朱教授应邀到香港大学地理与地质学系讲授中国热亚热带土壤,并指导那里的学生进行土壤地理野外实习。在全球山地环境变迁学术研讨会(前苏联,1989年)交流其成果时,引起国际同行瞩目,先后受邀到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博士生完成山地红壤的研究博士学位论文。1991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2年被评为福建省首届优秀专家。

朱教授还率领他的研究团队,融学科理论与实际应用于一体,联系福建省情,提出很有区域特色的农业开发模式和战略,对福建土地资源、生态经济、数字农业研究做出了系统性的贡献;拟定了福建省数字农业发展的总体战略规划;运用生态承载力理论,开展了福建省生态功能分区研究,定量研究生态省建设的指标体系;提出了“三种模式”、“四重战略”和“五色开发”等土地开发方案,对指导福建农业可持续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省内和全国学术界重视,有的已被有关部门所采纳,产生较大影响和社会效益。1997年他被福建科协评为十名优秀学会理事长之一,1999年获得福建省政府科技工作者优秀建议奖,2004年获得国土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二、执鞭课堂,躬身先行,尽显大家风范。

朱教授1953年从教,讲授两门课程至今,执教59年。半个多世纪来,他师德高尚,深受师生爱戴,培养出的大批人才已成为教育、科研和经济战线的中坚力量,许多学生已是教授、副教授。他热心培养青年教师,甘为人梯,把自己积累的教学、科研经验与资料毫不保留地传授给青年教师,指导青年教师讲课,开展科研,撰写论文,出版著作。

他曾在其专著《土壤学与地理学交叉研究》的自序中满怀深情地说:“我教过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以教育为己任,教书育人萦绕于怀,乐此不疲。我曾有过这样的心情表述:奋蹄催鞭急,育人盼腾骧,耕耘忙作乐,只为桃李芳。每见一批批学生毕业,就像农民喜见丰收一样,策励我再作耕耘,犹似生活的滋养剂,催我奋进。每当我遇到不愉快事情的时候,投入教学,一切烦恼皆烟消云散。如今步入老年,依然眷恋讲坛,醉心教学,有人不甚理解,诚是犹记擎桅杆,后生好远航。这都是出于爱学生、爱教育之心坏。事实上在教书育人的同时,也不断教育与充实自己,为人师表悬于心头,不断提醒自己注意行为举止规范。”

    这就是一位造诣精深的大学生的博大情怀,一位优秀老教育工作者高尚的精神境界。他先后招收博士生26名,已授予博士学位22位,并担任过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博士生导师。他所培养的博士已经成为国内外科技、经济和教育战线的高级人才。在学生心目中,他就是位款后仁爱的长者。自1991年以来朱老因教学优秀频频受奖:教授期间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之前被评为校、省级优秀教师7次,晋升工资奖励4次,又获曾宪梓教育基金高师教师二等奖。这一系列殊荣说明他在教书育人岗位辛勤耕耘不是表现在一时一事,而是贯穿在整个教学生涯中。他有着:“园丁五十载,未敢寸阴荒”的工作精神。2010年3月由海峡都市报、中国建设银行福建省分行、福建教育电视台主办的“感动福建”2009年度十大人物评选中,朱鹤健教授榜上有名。

回忆起自己的从教生涯,朱老曾作诗一首:

  

  

甫脱学生服,欣穿教习装。

堂中授论理,课外觅验方。

奋蹄催鞭急,育人盼腾骧。

夜灯勉著述,学子有华章。

园丁五十载,未敢寸阴荒。

耕耘忙作乐,只为桃李芳。

追思生平事,荣辱悉忘光。

犹记擎桅杆,后生好远航。

 

 

    这首《园丁心怀》也许就是朱老最好的精神写照。正如文前提到的,其饱含“回报社会之心却日益迫切”之激励。朱老先生的严谨学风、和蔼亲切之言行必将诲导更多努力求学的地理学子们,其毕生精力投入的地理事业亦将焕发更灿烂、更远博的光辉。

 

(文章摘自《弦歌盈耳》陈松林 地理科学学院 87级硕士研究生,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