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情怀

印象仓山:与旧校区的一场邂逅

发布时间:2021-03-24浏览次数:338

长安幽深深几许?

琅琅书声,散入深潭,不见底。

留一道缝隙,芬芳更兼诗意。

成群的学子,带着

年青蓬勃的气息。

软绵绵的微风,忘在了溪源星雨。

  在榕城待了四年,转眼间即将告别这座城市,最留恋的所在当属老仓山。对于如诗如画的旧校区,心底里怀着满腔热血——大概是一种炽热激烈的爱,是无数个高三的日子里挑灯夜读的动力,是多年以后梦境中对青春校园的怀想。

  印象中,长安山永远是那样郁郁葱葱、绿意浓浓,在最美人间四月天,沿着一条曲径通幽的石板小道,我会期待遇见一幅“芬芳更兼诗意”的春景图。课业繁重之余,愿独自捧着小说觅得一处小院,闲时能观云卷云舒、听琵琶低语。这是有趣而不实际的想法,明知道宁静与闲适最不易得,却偏偏想把这份慵懒进行到底——长安山总能给人几分惬意。

  在这里,能够找到那种专属于校园的气息,有琅琅读书声,有青春的脸庞。若问世间何处最为纯粹?我想,浮华社会里也许校园是最能让人内心安定而具有充实感的地方。也习惯于坐在图书馆前的石凳上,看着成群的福师学子,他们洋溢着青春气息,聊着文学、艺术以及时下流行的欧美日韩音乐,往往是一个滔滔不绝地讲,另一个默默地倾听,时而微笑表示赞许;路过小操场,也许最近又举办了音乐节?路过排球场,激烈的叫喊声撕裂着空气,浓厚沉淀的人文气息与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彼此相融。


老洋房里,雕花门外,秋渐离。

天凉亦凄戚,偏居闲窗一隅。

岁月的老榕,牵绊

不断更迭的四季。

流年低转偷换,求学时光难再续。

  许多年以后,还会记起一个人在文科楼自习的时光。那时候,最喜偏居古窗一隅,享受午后的慢时光,纵使外面人来人往,依旧默默等待那一道阳光投射在桌上。

  这是一座被各式各样古韵洋房包围着的百年学府。宁静的傍晚,思绪早已沉浸在温柔的晚风中,此时走出旧校区的大门,沿着那条复古而狭长的巷陌漫步着,才发现岁月静好,这里最有市井烟火气息。尽管旧城改造的声响不断传来,却迟迟未开动。老仓山的文艺格调、一段旧时光,依然蕴藏在那些老洋房里。抬眼望去,正如广播电台里那熟悉的声音:“窗外的月季开了,雕在窗栏上的芍药也是一朵、一朵,含着花苞”串起了我对往事的许多回忆。

  朦胧的春意,夕阳的余晖,树林里覆盖青苔的石头气味,带给莘莘学子共同的回忆。这里是师大,是仓山。红砖的老洋房,让我再看你一眼,别让这时代匆匆的脚步把你遗忘在记忆的角落里。


云雾缭绕旗山麓,

钟楼守望,心泛涟漪,别离季。

望八闽大地,福师日新月异。

百载之流年,化作

木棉花开的情谊。

最怕白驹过隙,空留往事与君忆。


  三年前,所在的学系迁至旗山,带着几分的不舍来到大学城。渐渐地,我认识了清波微风里的星雨湖、熟悉了守望广场的知明钟楼、甚至习惯了远处那薄雾浓云、时隐时现的旗山,一切悄然地从陌生到了解。

  又是一年木棉花开,毕业季。又玄图书馆前聚集着成群的毕业生,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喜悦。“闽水泱泱,长安葱葱,旗山莽苍苍!百年学府,弦歌传唱,难忘好时光!”彩色喷泉伴随熟悉的校歌,送走一批又一批不舍离去的福师学子。流年似水,好像万事万物早在冥冥之中注定,你不会无缘无故来到一座城市度过漫长的四年,也不会无缘无故在校园里遇见这些人那些事。


  还有多少人保存着旧校区那一份回忆呢?想必此时此刻,长安山下,清晨第一抹阳光穿过茂密老榕的枝干,梦幻而浪漫的蓝花楹再度盛开。白驹过隙,四季更迭,门外的繁华早已不是我的繁华,期待常回仓山,听听鸟鸣,走走老巷,在远离喧嚣的历史街区里,寻觅岁月沧桑中的最初温情,想想那些个阅读到如痴如醉而不知疲倦的日子。





 

联系我们
校友会秘书处电话:0591-22867068,22867028
教育基金会秘书处:0591-22867003
邮箱:wlb@fjnu.edu.cn